展开 收缩
  • pic
  • 刑事辩护律师咨询
  • 刑事辩护律师咨询
  • 刑事辩护律师咨询
  • pic

北京刑事辩护律师网

pic
刑事法律咨询
在线发布您的法律问题获得快速帮助
pic
刑事律师团队
资深刑事律师团队竭力维护您的权益
您的位置:北京刑事律师网 > 成功案例 >

王某弑母案,一审八年 二审改判三年

时间:2013-05-21 14:24:39  来源:北京刑事律师网   作者: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张波律师 [在线咨询]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张波律师刑事法律咨询电话:13810286401

  案例判决书: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3)高刑终字第139号

  原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某的法定代理人)王景英,曾用名王久岭,男,59岁(1953年11月5日出生),汉族,出生地河北省河间县,初中文化,住北京市丰台区泥洼路xx号;系原审被告人王某某之父。

  原审被告人王某某,曾用名王慧萱,女,30岁(1982年4月19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北京市,高中文化,无业,住北京市丰台区泥洼路号;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2年5月17日被羁押、8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张波,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某某犯故意杀人罪一案,于二0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作出(2012)二中刑初字第254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王某某的法定代理人王景英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原审被告人王某某,听取了上诉人王景英的上诉理由及王某某的辩护人张波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认定:

  20012年5月17日14时许,王某某在北京市丰台区泥洼路xx家中,因琐事与其母孙丽莉(殁年57岁)发生争执,王某某持插线板电源线勒孙丽莉的颈部,致孙丽莉机械性窒息死亡。经鉴定,王某某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实施违法行为时辨认、控制能力明显消弱,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王某某作案后于当日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孙元乐证明:我是北京市丰台区丰台镇派出所民警。2012年5月17日16时6分,我们接到了“110”报警称在泥洼路5号院1号楼3门202室王女士将母亲杀死。我和巡逻民警吴宇红赶到现场后,在屋内卧室门口发现卧室地上躺着一个中年妇女,脖子上缠着电线,脸色发紫,室内非常的乱。我们简单询问了报警人王某某,王自称是13时许将母亲用电线勒死的。我们发现中年女性确实已经死亡,没有通知急救人员,联系了所内领导上报情况。经请示领导,派车将王某某带回所内,我们保护现场。我们到达时现场只有王某某一个人在家。

  2、证人王付坤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5月17日14点或15点左右,同住一个院的一个姓王的女的来到我店里,问我有没有开锁的。她说把家门锁上了没有带钥匙,我把我弟弟的电话给她了。这个女的姓王,30岁左右,身高167厘米左右,体态中等,戴眼镜,穿什么衣服没有印象了。她以前找过我修电脑,我觉得她和正常女的不一样,她问我修电脑的问题都特别幼稚,感觉她好像不太正常,脑子跟一根筋似的。她来时拿一个手机,没看见身上有伤或血。王付坤辨认出王某某是2012年5月17日15时许左右到其店里找人开锁的人。

  3、证人王付立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5月17日15时42分,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说让我帮她开锁。我问她:“你在哪儿?”她说:“在泥洼路5号院1号楼3门2层。”我说:“你到楼下等我。”我拿着工具到3单元门口找她,她将我带到3层楼梯右边那间房门外。我问她“你有钥匙吗?”她说“我和老公吵架,钥匙落屋里了。”我花二三分钟用技术开锁,没对锁本身进行破坏,收了她五十元钱就走了。她不让我进屋。我看到屋门口的地上较乱,有几个包、衣服之类的东西扔在地上。王付立辨认出王某某是2012年5月17日15时45分左右让其到丰台区xx层东侧房间开锁的人。

  4、证人王景英证明:我是王某某的父亲。2012年5月16日12点,我从家到翠宫饭店上班,23点下班就在员工宿舍休息了,17日10点我开始上班一直到18时下班,19点30分左右到家,发现我爱人和孩子都不在家,而且北屋沙发旁的地上有血迹,家里的东西散落一地。我怀疑我女儿犯病了,到周边的医院去找,到18号凌晨3点也没找到,后我接到丰台镇派出所的电话告知我家里出事了,让我到公安机关处理相关情况。我女儿从2010年年底左右开始有精神病,年前在医院精神科确诊患有偏执症,每天都要吃中药,她怕黑,一般到晚上7点左右就开始发病,大声喊叫,语无伦次,说一些对人生比较失望的话,而且每天都需要人陪着才能入睡。我爱人对王某某的言辞比较激烈,有时候指责她,也有过打骂的情况。王景英辨认出尸体就是其妻子孙丽莉。

  5、公安机关出具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现场照片、物证照片证明:现场位于北京市丰台区泥洼路xx。北卧室东西宽度2.6米,南北长度为3.4米,室内北墙下中间位置为一柜子,靠东墙由北向南依次为单人床及椅子,靠西墙由南向北依次为沙发、写字台及简易衣柜,写字台东侧地面可见一具女尸,尸体头南脚北,尸体头部距东墙1.94米,距南墙1.06米,呈仰卧状,双腿呈“人”字状打开。尸体上着粉色短袖上衣,下着白底红花图案睡裤,双脚上穿白底紫色图案袜子,未穿鞋。双腿间地面上可见一只绿色左脚拖鞋,距头部南侧1米处地面上可见一只绿色右脚拖鞋。尸体脖子上系白色插线板电源线(已提取),打结于左颈部,该电源线长度为2.26米,插线板长度为0.1米,在插线板电源线上可见一处面积为0.01x0.005米的擦蹭血迹(已提取),在尸体头部下方地面上可见一处0.12米x0.11米片状血迹(已提取)。卫生间北侧洗手池西侧边沿上可见一处0.005米x0.005米可疑斑迹(已提取)。

  6、北京市丰台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尸体检验鉴定书证明:孙丽莉系被他人用条索状物(电线类)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7、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物证鉴定书证明:在排除同卵双胞胎和其他外源性干扰的前提下,支持送检03(地面血迹)、04(插线板上血迹)、07(王某某右手可疑斑检测血痕)号检材为孙丽莉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在排除同卵双胞胎和近亲的前提下,孙丽莉为王某某的生物学母亲。

  8、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的法医学鉴定意见书证明:被鉴定人王某某诊断精神分裂症,实施违法行为时辨认、控制能力明显消弱,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9、公安机关出具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110”接处警记录证明:王某某于2012年5月17日16时06分报警称在泥洼路杀了母亲。

  10、公安机关出具的到案经过证明:王某某报案后,公安机关于2012年5月17日16时30分许在丰台区泥洼路xx将其查获归案。

  11、公安机关调取的王某某手机通话清单证明:王某某2012年5月17日15时25分、16时6分,用15801136183的手机号分别拨打“120”、“110”电话。

  12、王某某的法定代理人王景英提交的王某某病历证明:王某某于2011年8月13日在北京大学第六医院诊断患有偏执症。

  13、公安机关出具的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明:本案的扣押物品情况。

  14、公安机关出具的工作说明证明:案发后民警将王某某案发时所穿上衣、裤子及鞋提取,经初检未发现可疑痕迹,故未送法医中心检验。民警在王某某右手上提取可疑斑迹,后将该可疑斑迹送法医中心检验。

  15、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死亡证明、火化证明等证明:孙丽莉身份、死亡、火化情况。

  16、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材料证明:王某某的身份情况。

  17、王某某供述:我前两年去北医六院看过心理卫生咨询,医生说有些偏执;近期因为神经衰弱在医院看过病。大学毕业后,我工作、恋爱一直都不顺利,我开始沉迷网络,看过台湾的一个娱乐节目,感觉电视在和我对话,逐渐产生幻觉。后来我不看这些节目,但是感觉身边还是有人和我对话,发现我的世界中很多东西都是和我对着来。2012年5月17日,我听从幻觉指挥,想出去找药自杀,我母亲不让我出去,还一下子急了,把屋里东西摔了,我说:“我不想活了,你杀死我吧。”我母亲说:“我为什么杀死你,你杀死我得了。”我母亲跑到我屋里坐在床上,把床上东西摔了,对我说:“你杀死我好了。”我说:“行,我杀死你。”我又说:“我用什么杀死你,用衣服杀死,衣服也杀不死人,得找一个绳子。”我到卫生间里把带着电线的插线板拿过来,绕在我妈脖子上开始勒,我妈就窒息向前倾身体,直到仰面倒在地上。我还继续勒她,哭着喊:“上帝啊,希望我母亲下辈子有好人生。”我认为这是对她的解脱。我一直勒我妈,从两点一直勒到两点四十,我母亲的脸色变成紫色,嘴角流出血。在这过程中,她也抽动两次,她可以挣脱开绳子但没有,感觉就是想自己死。我看她肯定死了就放手了,电线还缠在她脖子上。她头南脚北仰面躺在地上。我的左手沾血了,在卫生间用清水洗掉了。我走出家门,自己把门撞上,又想进屋,就出小区找开锁的。去找了邻居一个姓王的男子。我想让他开锁,他说他弟弟能开锁,让我和他弟弟联系,我联系这人的弟弟,之后一起上楼。我在上楼时有些清醒了,感觉到我母亲还在屋里,对王大哥的弟弟说屋里人吵过架,你开完锁就走吧。王大哥的弟弟开门后没进屋,拿了五十元就走了。我进屋后,按照幻觉的指示去安乐死,但是没有办法安乐死。我就打“110”报警了,我在家等警察,半小时后警察到我家把我带走。插线板是老式的、三个座、白色的,用的发黄了;电线大约2米长,两股拧到一起的,一头是插线板、一头是插头,白色的,时间长了发黄了。

  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王某某无视国法,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其具有自首、实施故意杀人行为时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等情节,依法对其予以减轻处罚。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王某某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故认定王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随案扣押的物品予以没收。

  王景英上诉提出:原判量刑过重。

  原审被告人王某某没有提出上诉,在二审审理过程中王某某表示原判量刑过重,希望二审法院对其减轻处罚,让其父亲带其回家看病。

  王某某的辩护人张波的辩护意见: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王某某实施杀人行为系受其母孙丽莉教唆,孙丽莉对本案的发生负有一定的责任;原判量刑过重,建议二审法院对王某某宣告缓刑。

  一审法院在刑事判决书中列举的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已在一审法院开庭时当庭宣读、出示并质证。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王景英、原审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辩护人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二审期间,上诉人王景英及王某某的辩护人张波向本院提出申请,要求对王某某在实施杀人行为时的精神状态进行重新鉴定。本院对一审刑事判决书所列举的证据予以确认。本院经审理认为,一审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对于王某某的法定代理人王景英及王某某的辩护人张波的上述申请,经查,本案在侦查期间,公安机关委托了具备法定资质的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对王某某的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鉴定,上述鉴定机构的鉴定程序符合法律相关规定,鉴定意见明确,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且形式要件完备。因此上述鉴定意见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上述王某某的法定代理人及辩护人的申请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王某某的辩护人关于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王某某实施杀人行为系受其母孙丽莉教唆,孙丽莉对本案的发生负有一定的责任的辩护意见,经查,缺乏证据支持。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王某某无视国法,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王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在实施故意杀人犯罪时辨认、控制能力明显消弱,被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且王某某自动投案,如实供述所犯罪行,系自首,考虑到本案系因家庭内部矛盾所引发,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被害人孙丽莉的相关亲属亦表示希望对王某某予以从宽处理,故依法应对王某某所犯故意杀人罪予以减轻处罚。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根据王某某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所作的判决,定罪正确,对随案扣押的物品处理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惟对王某某量刑不当,本院予以改判。王景英所提原判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王某某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酌予采纳。但王某某的辩护人建议对王某某宣告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十八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二中刑初字第2594号刑事判决书主文第二项,即随案扣押的物品予以没收。

  二、撤销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二中刑初字第2594号刑事判决书主文第一项,即王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三、原审被告人王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5月17日起至2015年5月16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金 星

  审 判 员 董 更

  审 判 员 赵勇辉

  二0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常 峥

  案例律师辩护词: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王某某及其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故意杀人罪二审的辩护人,依法参加了本案二审的庭审活动,现就王某某的事实清楚,量刑问题发表意见如下:

  一、一审法院认定本案事实不清楚、证据不确凿充分。

  第一、辩护人认为就本案事实部分一审法院忽略王某某杀人行为其实是其母孙丽莉教唆的这一情节。根据刑法规定,教唆犯应是主犯;教唆精神病人的,应该由教唆犯承担责任,精神病人不应承担责任。

  在本案中,孙丽莉有教唆王某某杀死其本人的动机,孙丽莉目的也是想解脱这一环境。正是由于王某某听到孙丽莉的话语(王某某2013年5月18日12时15分询问笔录第三页:后来我跟我妈说:“要不你杀死我吧。”我妈说:“我杀死你干吗,你杀死我吧。”后来我妈又到我所住的小屋的被子、褥子、衣服等全掀翻地上了,她坐在我床的中间部位,说:“你勒死我吧。”),这些话语的证据经一审举证、质证属实,一审法院也予以采信。正是由于这些话语,也可以说是王某某幻觉的指示。孙丽莉利用王某某患有精神疾病,解脱了自己。

  第二、辩护人认为孙丽莉对本案的发生负有一定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王某某患病后接受过治疗,就认为孙丽莉对本案没有责任,对于本案来讲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以片面盖全,显然对于王某某是不公平的。对本案来讲,其实孙丽莉是能够阻止本案结果的发生,而孙丽莉却是放任这种结果。王某某2013年5月18日12时15分询问笔录第三页:2012年5月17日我回家以后,呆了会我又产生幻觉,感觉有图像信息要把我脑袋化成水,我觉得受不了。要出去,我妈不让我出去。我当时非要出去,我俩就发生争执起来了,我妈把家里客房的包、衣服等东西全扔到地上了。后来我跟我妈说:“要不你杀死我吧。”我妈说:“我杀死你干吗,你杀死我吧。”后来我妈又到我所住的小屋的被子、褥子、衣服等全掀翻地上了,她坐在我床的中间部位,说:“你勒死我吧。”,孙丽莉可以挣脱绳子但没有,这些话语的证据经一审举证、质证属实,一审法院也予以采信。王某某实施违法时是患有精神疾病的。孙丽莉制造了矛盾,至少是加重了矛盾,因而激起了王某某的情绪波动,孙丽莉营造了王某某杀死其的环境。

  二、辩护人认为王某某量刑过重,受害人已经原谅被告人,也希望法庭对被告人从轻处理,被告人行为对社会危害性已经降到极低,判处实刑过重,应该判处缓刑,希望贵院予以考虑。

  综上以上意见,可以说明可以对被告人王某某适用缓刑,在社会生活中更有利于改造王某某,也有利于王某某治疗病情、稳定病情。也有利于挽救王某某的家庭,不再使王某某的家庭受到两次伤害。请法庭予以采纳。

  谢谢!

  此致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张波律师

  年 月 日

 

北京刑事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3810752869
首席刑事辩护律师
库建辉律师
地区:北京
单位:京平律师事务所
手机:13810752869
介绍:[点击查看详情]

有法律问题,欢迎咨询: